•  

    处处是王国

    国王在中央

    耕耘,耕耘

    片刻得安宁

     

     

  • 国庆打电话来,聊天中谈及买房,说刘书记在北京附近把房给买了,而国庆自己的打算,也在不远的几年内。上个月在合肥,也听得不少同学按揭买房的消息,大鹏同学还自嘲房奴。我看,能自己供房,对于刚刚起步人生,总归是一件幸福而且伟大的事情。

  • 好久没有骑车了。新闻说北京的汽车有300万辆了,上海应该也很多了。在一次乘长途车被人把位子占了而大吵一架之后,产生了强烈的要有自己的汽车的想法,那样可以到那里都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但是在上海乘公共汽车的时候,望着人行道上走路的人迅速向前走去,就想买了车,在这种车满为患到哪里都堵的城市,怎么开呢?

    好久没有骑车了。很久没有那种在路上晃晃悠悠的感觉了。

  • 上班到住处的路上,有这么一栋楼。来一年了,总是没人住的痕迹。我对房地产不了解,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住进去。刚来到上海,看到无数这样高层住宅,一大片一大片的,没见过世面的我很是惊叹了一阵。以前去北京,似乎也没见过这么密集的住宅,所以走在上海的街,压抑感丛生。见到楼上那么多窗户,总愿意称为“格子”。刚来上海时我想,这么多格子,什么时候我能挣到小小的一格呢?后来琢磨,凭自己的工钱,按照上海的房价,大约一辈子也得不了半格,遂不再去想。

  • 前两天看到普利策新闻奖揭晓的消息,其中的摄影奖吸引了我,特别是特写摄影奖,加州《萨克拉曼多蜜蜂报》的记者雷内·拜尔拍的,她拍摄了一组一位单身母亲与被病魔击溃的儿子的照片。从生至死。其中的感动,只有照片可以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