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7

    自言自语的思想草稿 - [拿来主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uizw-logs/8138756.html

          近来看到两篇关于博客的文章,一篇是在《南方周末》上,一位学者将博客溯源到唐宋文人学者平时写的,在朋友们之间传阅的种种笔记,文章里写道:

        “从东坡的《仇池笔记》到草窗的《癸辛杂识》,可以说宋代的文士很多都开了自己的博客,有的还不止一个。笔记形式的多样化也和今天的博客差不多。它可以是当时的八卦杂志,所谓‘朝廷之遗事,史官之所不记,与士大夫笑谈之余而可录者,录之以备闲居之览也’(《归田录》序),而今天的史家谁能小看欧阳修记的这些八卦呢?它也可以是在寂寥中寻求相知的工具,所谓‘暇日萃之成编,其或独夜遐想,旧朋不来,展卷对之,何异平生之友相与抵掌剧谈哉!’(《癸辛杂识》序)。”
       
        文章作者后来有写到他理想中的博客是胡适的《藏晖室札记》,再将这一段摘录下来:

        如果问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博客是甚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胡适的日记,更确切地说,是他早年留学时写下的《藏晖室札记》。我早就在自己的博客上建议每个中国留学生都该读一下这本日记。我现在可以不夸张地说,它综合了古今博客的全部优点。纪录的是非常私人的生活侧影,比如我们可以从里面了解到某年某月他首次到女生宿舍去拜访(我想所有男生都会有那激动的一刻),又某日下午他在韦莲司小姐的住所里“纵谈极欢”,还从住所窗中远眺大雾中的赫贞江美景。有一次韦小姐和他月下散步,告诉了他一个“月中兔影”的故事,他激动了好几天,还一连写下很多中国古时的月兔记载。他也会像现在有学养的女青年的博客那样,记下他在剧院里看戏的感受。当然时不时也会像我一样,把拍得不怎样的照片往里面放,还不忘辩解说“吾喜摄影而不能工,以不能多费时日于此也”。他时而也会自矜一下,表示他之所以不愿在札记里多谈哲学,因为那是他的专业,谈了怕引不起普通人的兴趣。但他也谈严肃的学问和政治。比如宋教仁遇刺一案,就以他的《札记》纪录最为详尽,因为他搜遍了当日报章的报道。札记里纪录的看法也许不成熟甚至幼稚,但正因如此,我才愿意相信它。这部札记有价值,并非因为他是胡适的。但读了这部札记,就知道胡适为何可以成为胡适。吾友罗志田就是从胡适的早年的日记来推测他的心性成长。但我觉得这部札记里可挖掘而未挖掘的资料仍多。胡适说:“这些札记本来只是预备给兄弟朋友们看的;其实最初只是为自己记忆的帮助的,后来因为我的好朋友许怡荪要看,我记完了一册就寄给他看,请他代我收存。到了最后的三年(1914-1917,)我自己的文学主张,思想演变,都写成札记,用作一种‘自言自语的思想草稿’(thinking galoud)。我自己发现这种思想草稿很有益处,就不肯寄给怡荪,留作我自己省察的参考。因此我对于这种札记发生了很大的兴趣,所以无论怎么忙,我每天总要腾出一点功夫来写札记,有时候一天可以写几千字。”这一段话说出的正是今日学人的博客所应追求的境界。
     
        自言自语的思想草稿,这等境界,追求之。
          
        另一篇是在网上一个博客上看到的,文章的名字叫“珍惜生命,远离博客”,内容大约是说天天呆在网上,泡在庞大的信息中,自己被网络异化的意思,还有是说在博客上的自恋,自娱自乐完全是浪费生命。我把“珍惜生命远离博客”到百度和google上搜索了一下,发现还有不少人拿这个话当口号来喊。跟上面的文章一比,这简直扯淡的要命。

    分享到:

    评论

  • 恩,是阿,那点自恋都在博客里表现出来了,现在大家都爱秀啊,不过换个角度想,总比以前压抑着不许秀自己的年代好,何况这东西不能以偏概全,总不是人人都是暴露狂,人如其文,文如其人,看见他的博,就如同看见这个人,文以载道,人的层次不同,文的层次也不同,这“珍惜生命远离博客”是够扯淡的
    回复~莲~说:
    是啊,层次不同很重要。自恋的层次不同,也会给人来来不同的感觉。
    2007-09-14 02:28:06
  • 看过。你老兄现在是文思鬼神愁,笔游龙蛇走,才展山川秀啊。佩服佩服,心里话。我学生要都像你我就可以上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