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05

    补拙斋记——考研杂记之二 - [形散神不散-->]

    Tag: 日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huizw-logs/1667854.html

    补拙斋记—考研杂记之二

           今天是十二月的第二天。想到明年的生日,就该二十二岁了。我时常注意那些名人,艺术家、文学家、音乐家、这个家那个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名的。有早熟早慧的,由大器晚成的,有厚积而后薄发的,亦有未积而发且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我常把自己拿来对比。于是总发现“失败”这两个字萦绕脑际。我自知这有些胡言,我还不至于失败的。只是拆解一下这两个字,失与败,失的是青春时光,败是败给自己。
       青春常被描述成两个极端,一种花团锦簇光鲜亮丽的,另一种昏暗无边阴雨绵绵的,遂俗称“花季雨季”。我只是对这种不着边际的比喻不以为然。
        我十五岁时正上初中,埋头于作业和习题中。
        我十七岁时上了高中,渐渐不愿埋头太深,于是抬头望世界,只觉平淡无味。
        二十岁在大学,逃离作业习题,畅游书海,但只是浅尝而已。我愿意去深究的。
        总觉得自己不太像个考研的人,看书时喜欢胡思乱想。我安慰自己说胡思乱想是一种艺术潜质。
        小麦说学校里有一只“贵族”流浪狗。据说贵族是一种精神上的标志,而非仅是生活方式,贵族如果落魄,成为流浪汉,这流浪者的骨子里依然是贵族的,他看人仍是高傲的。学校里这只狗便如此,学校里有许多流浪狗,唯独这只狗虽然身上也是很脏,虽然也四处游荡无家可归,但它的眼里透出高傲来。
       我真不知贵族为何物。
       我明年二十二岁了,生命正不知会如何描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