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人的合肥 | No.5] 

    骑车晃荡,至潜山路附近,望见这几匹欲飞已飞的马,车子停下来,心底却起了蠢蠢欲动而跃跃欲试的念头,想随这几匹马一起飞。仔细看看,它们没有翅膀的,照样腾云驾雾飞起来。许多人也没有翅膀的,做了多少个要飞的梦,终于真的飞起来——然而我还在爬行。

  • [一个人的合肥 | No.4]

    路毕竟不好走的,路终究要走的,路是仍在脚下的。

  • [一个人的合肥 | No.2]

        昨天买了一辆便宜的自行车,希望即便无所事事,也可以无所事事得有趣一点。今天背着相机,骑着小车,从家出发,拐到长江东路上,一路朝东,希望骑到合肥东边的边界。以往说合肥小,骑着车却觉得特别地大起来。离城中心越远,路越宽,楼越稀。到了城镇交界的地方,没有楼,只有最高两三层的房子排列路旁,再骑,看得见菜田。骑到公路一处空旷地段,路边加油站努力建得伟岸方正,上学的小孩三三两两从这个庞然大物里穿过,无视加油的车,无视加油机,无视高耸的油价标牌,这个年岁的小孩,自顾活蹦乱跳,自然不需要加油。我没力气乱跳活蹦许久,身上肉赘起来,显然是该加油了,却骑一辆小车,拍两张照片,有趣地无所事事,朋友听见我骑了几个小时车,不仅觉得无趣,而是无聊得发神经了。
        不过骑着车,可以穿小巷,看见熟悉的城市里城市陌生的肌理,也不算完全没收获。我钻进明光路老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小贫户区,房屋简陋拥挤,居民并不显得困窘,自然而然的生活着。我口渴,停下来买水,远处一对情侣也进来这个促狭的小巷,看着小巷两边的屋子,指指点点,我骑过去,他们礼貌地给我让路。骑开几米,女生对男生念一间屋上贴的纸:此屋出租。啊,这是要开始生活的一对,也是正该加油的时候了。
        那么,加油吧。

  •       我那个上小学三四年级的小表妹前两天在博客上写了一篇《新年前》。我觉得,她写的比我三四年级时写的作文有意思多了。 

    新年前 文/紫色水晶)


    很多人都盼过年,可我却例外。

    我家一般只有新年才扫除,

    大扫除就是全家扫除,

    因为新年前要大扫除,

    太麻烦了,所以讨厌过新年。

    我的任务就是:

    把书架、抽屉、茶几、书桌

    全部整理干净。

    为什么这么快就又过年了,

    世界上要是不过年就好了。

    我表妹的博客原文:http://yziwei.blog.163.com/blog/static/5272657520081121454561/

  •  

     

       据说,梅花香自苦寒来。天一寒,梅花乐得开起来,香了,哪里苦呢?想来想去,原来是人心苦,于是也要逼着梅花一起苦。人心总是没道理的,否则不会说寒窗十年。人心里寒,也逼着窗户一起寒,而窗户自己,十年里总还要乐呵呵迎接十个春暖花开。
        按照人心没道理的道理,不想苦,满可以去做梅树的叶子,一年到头,不寒的时候都绿着,寒了就放起冬假,暖了再出来,自得其乐,决不跟梅花争那点苦。
        晚上的火车去考试。考好了有花的香,考不好,迎接叶子的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