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最后一天的合肥的傍晚的天空中云的笔触是多么遒劲而飘逸啊。
    希望明年也可以遒劲而飘逸起来。

  • 安徽,砀山县,关帝庙镇。十月六日与张云从合肥赴砀山参加国庆婚礼。当日去的同学还有长江兄与他女朋友,任雷兄与他老婆。我与张云在镇子上立定,等待国庆的二弟开车接我们进村,镇上人们来来往往,我便四下乱拍起来。

  • [一个人的合肥|No.53]

         今天又听说有同学将在黄金周办婚宴,超长黄金周要成接力婚礼周。我这喜宴遥遥无期的,如今每回吃完喜气洋洋好饭菜,总察觉周遭世界将随一场场到来的婚礼,变成我不认识的模样。是长大了?但我分明不觉得自己有年岁渐长的成熟,好像只是时光开始给黯淡下去的活力二百五的青春贴铜、贴银、贴黄金。

  • [一个人的合肥|No.52]

      (pentax p30 + lucky100)

     猴子:我们何以在红灯的时候到了马路中央?

     主人:好比你何以在乞讨时,不听从我的指示向路人行礼。

     猴子:我为了一点残存的骨气。

     主人:我为了赶路乞讨,否则你我都饿死。

  • [一个人的合肥|No.49]

    (Petri 7sII + Fuji 200)

    生活捏造出我们所能做出的一切姿态。于是只好这样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