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08

    求不得 - [生活光-->]

    前阵子在家,心里比较闷,一个人去爬大蜀山。下山迷路,顺着山上小道走到了还在建造的开福禅寺。寺建好了大半,已经有和尚住在里面。我靠在一个偏殿的走廊上,听和尚们做晚课,大小木鱼、罄、锣等等一些法器和和尚们唱经的声音揉在一起,在寺庙里回荡着。远处的广场上,陆续有一些年轻人、小情侣跪在香炉前面的垫子上拜着,嘻嘻哈哈,东倒西歪。

    脑子里突然想起佛家说的八苦里面的“求不得”,人心闷的主要原因之一。想起来以前看佛教的书,觉得“空”的概念很好。却怎么空呢。这些年积攒下来,心里太多求不得,但还是不断求着。

    和尚们的唱经,听了半个小时,太阳不在天上了。心里少了些闷,原因不详,因为唱的那些经完全听不懂。出了寺庙,来到大街上,车来车往。

  • 无聊的时候,日子就会过得空空荡荡的,仿佛连自己都不在日子里了。

  • 家附近修路,一片乱象。每晚车堵成一片,望不到边。政绩生产,当然重于泰山;有没有严重打扰市民生活,大建设之后有好的还是坏的结果,当然轻于鸿毛。

  • 天阴就阴呗,总能晴起来的
    红灯就红灯呗,总要有绿灯亮起来的
    心情不好就不好呗,总会好起来的

  •  

         在家翻《午夜场》过刊,看到今年第二期的卷首语中雪风的话,他这样说——“由于老实人从来不懂得避让困难,投机取巧,所以他们比较辛苦,但他克服那些困难时,生命从此就从属于他;而聪明人擅于转闪腾挪,他们总是轻巧地直奔终点,最终轻巧的好像没活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