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上海前定下话剧《卡利古拉》的票,主角两天前演出时受伤,今天演出取消,甚感可惜。便与王小天去天蟾看戏。这乃我第一回在现场看京剧,居然看得很high。冯蕴《女杀四门》;朱强、迟小秋《武家坡》;陈少云《追韩信》(天蟾官网抄来的,反正王小天说都是角儿)。
         深的我不懂,只看出,《女杀四门》武旦打得欢,那一身功夫了不得,不得了。《武家坡》薛仁贵调戏老婆,一对十八年未见的夫妇拿腔拿调的劲儿,真到位。
         最叫我心惊的是陈少云的萧何,甫一出场,当下折服,气场强大,身法遒劲,一身上下处处是戏。
         王小天一直在我旁边做启蒙的解说,不过他最叫人瞪眼的,是叫好的声儿能冲翻天花板。他旁边一老外都快傻了——北京歌剧还带这么看的。

  •       没想到今年艺术类研究生国家线降这么多,多到我恰好比线高一分,竟能复试了。我这初试垫底的分数,复试颇得发些功,还不晓得能否招架得住。即便最终不能如新浪潮那帮混小子一样厮混于电影资料馆,总算能去认个大门的朝向了。感谢国家...线。

          今夜进京,最期待是找朋友们吃酒混饭侃大山。

  • 安徽,砀山县,关帝庙镇。十月六日与张云从合肥赴砀山参加国庆婚礼。当日去的同学还有长江兄与他女朋友,任雷兄与他老婆。我与张云在镇子上立定,等待国庆的二弟开车接我们进村,镇上人们来来往往,我便四下乱拍起来。

  •     上周末去上海看电影节的展映,时间仓促,对照排片表,只选了伯格曼的《野草莓》。电影的印象不深了,只记得周六早晨五点多到火车站,不轻不重的雨直下到九点多。空气里处处冷湿气,照例按以往去住处的路线,坐104路到陕西南路下来,立在马路间,意识到这里早没有我的住处,于是钻进麦当劳,吃早点,打盹。七点多出来,马路亮堂了,雨不停,亮堂还是冷湿的。对着雨里熟悉的景物,翻出相机,按快门。直到见到原来的同事,相见微笑,聊起天,雨小下去,阳光也钻过云的空隙来到面前,空气终于暖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