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很多人都去庙里烧香,我也去。每次去在菩萨面前祈祷些什么,磕个头。现在的庙里香客游人很多,他们祈求很多东西,比如升官发财,比如生个儿子。鸟儿也爱逛庙,不过它们的目的很简单,在庙堂门口的石柱上,吃僧人为它们准备的食儿。

  • 公司附近有个老居民小区,楼都很老,里面有个修自行车的摊子,常常有居民和修车摊主下棋。棋盘是自己画的,缺两个棋子,用饮料瓶盖子代替。人生在下棋的时候,是游戏;不下棋的时候,通常是在做棋子,被人游戏。真正能够游戏人生的,大约都是些人精。

  • 上班到住处的路上,有这么一栋楼。来一年了,总是没人住的痕迹。我对房地产不了解,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住进去。刚来到上海,看到无数这样高层住宅,一大片一大片的,没见过世面的我很是惊叹了一阵。以前去北京,似乎也没见过这么密集的住宅,所以走在上海的街,压抑感丛生。见到楼上那么多窗户,总愿意称为“格子”。刚来上海时我想,这么多格子,什么时候我能挣到小小的一格呢?后来琢磨,凭自己的工钱,按照上海的房价,大约一辈子也得不了半格,遂不再去想。

  • 如鱼得水是一种境界。得什么样的水是水的境界不同。在什么样的水里能够气息顺畅,是鱼心里的境界问题。这照片在上海城隍庙拍的。园林景点,凡是有水的,必有几条鱼点缀。这些鱼总是追逐着游人抛下的鱼食,很惬意的活着,当然,也许这一条觉得这种生活很操蛋,所以独个游来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