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扇窗开

    女孩儿抱吉他

    阳光下

    拨琴弦

     

    一扇窗开

    鸦叫

    雀鸣

    黑色的猫

    草丛里隐藏

     

    一扇窗开

    看见一条河流

    有帆

    有桨

    有天空

     

    一扇窗开

    有黑眼睛

    有圆脸庞

    不知如何观赏

     

    一扇窗开

    藤蔓心中蜿蜒

    我忍着哭

    我忍着笑

     

    一扇窗开

    好亮堂

    一只蚂蚁祈祷

    莫关上

     

  • 2011-04-10

    秘密 - [生活光-->]

    Tag:

        “我没有多少秘诀。实际上我只有一个秘诀,很简单的秘诀。就是一早起床,整天工作。只有这个秘诀,还有别的吗?”——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

  •  

    处处是王国

    国王在中央

    耕耘,耕耘

    片刻得安宁

     

     

  • 2011-03-08

    请坐 - [生活光-->]

    Tag:

    以往觉得,拔脚而去,周游四方是难的。

    谁晓得,于一处坐得下来,心也坐下来,要更难数倍。

     

  •     回合肥近十日,几乎全是吃吃喝喝。见朋友、同事、同窗。大学毕业四年,我是回转校园念书,也有未离开校园的同学,还有数名念完研究生,将开始寻觅工作;还有工作几年,将结婚、已结婚。总之是一条条路在各人的脚下铺展开,各人要拔开步子,做不同的奔走。

        此时各位的人生有多少分别,还看不出。然而似乎到达一个变化节点,人人言谈中透露着关于未来的信息。当我念完这个研究生再聚,想必将有富翁,将有学者,将有官员,将有企业中层,多数是平和而快乐的生活者,或许有人有曲折的遭遇,有人造出传奇来,谁说得准呢。

         聚会上也没人说什么房子车子,大约是该买的都买了,不买的暂且也不做念想。大家宁可说几句笑话,说近日的新闻,或如我出版社的同事讨论他们做儿童书的不易;如李中堂讨论如何在上班闲暇邀了几位朋友驾着自己买的五万块小车游玩巢湖、天柱山;如我那些念博士、硕士的同学讨论项目课题的做法与产出;如西米谈论B级片,如大头马、老吕与杜边生讨论索尔·贝娄;或如飞鸟凉说她近日要将奥斯卡提名片看个尽。

         总之各位多叙述当下,不嗟叹未来。人生结构动态地延展累积着,此前的建筑成为此后的指引,手头一块砖的摆法才是最重要的吧。

     

         现在聚会没有劝酒的人,多数聚会也不要酒。大家专注于好食物与好氛围的聊天。从澳洲归国探亲的Willz同学请同寝室几位同学吃饭,去超市买了两瓶澳洲品牌的酒,一瓶香槟,一瓶白葡萄酒,各人自斟,喝至微醺,也聊到尽兴。

        与老吕吃饭两顿,刚过而立的他每回必教导,三年后的出路现在宜做打算。在资料馆与同学聊天,议论过这话题,我列出种种可能性,最后总是做结论:不论如何,先趁这晨光把书多念几本吧。我晓得老吕的好心,只是如今重新圈入念书的环境,屏蔽了许多外界信息的流动,关于未来生活事业的规划,头绪理不清。我必会时时考虑的。

        新年将至,希望各位都事事顺利!